中國藏族網(wǎng)通

“不想僅僅成為網(wǎng)紅打卡地” 滬郊“城中村”改造記

來(lái)源 : 新華網(wǎng)    作者 : 李 榮    發(fā)布時(shí)間 : 2024-06-20
字體 :

滬郊嘉定,新成路街道的新成村,正在推進(jìn)“城中村”改造。

“我們這里,不想僅僅成為未來(lái)的網(wǎng)紅打卡地?!痹谧罱囊淮谓徽勚?,新成路街道負責人出此一語(yǔ),引起大家的思索。

其實(shí),根據目前“城中村”的改造規劃和初步的設計方案,這里很有“網(wǎng)紅的素質(zhì)”:依托“練祁島”,強調生態(tài)、生活、生產(chǎn)“三生互聯(lián)”,打造嘉定東門(mén)的“生態(tài)智城”。

雖然目前村民搬遷剛收尾,原有的生態(tài)公園尚在調整建設過(guò)程中,但其“眉清目秀”的總體布局和格局已經(jīng)讓人有了初步的印象?!熬毱顛u”四面環(huán)水,保留生態(tài)休閑碼頭,今后“來(lái)一場(chǎng)環(huán)島漫游”,應該不是“奢望”。生態(tài)公園三面環(huán)水,林間道路曲折有致,地勢時(shí)有起伏,頗有野趣,在滬郊也不算多見(jiàn)。

但這樣的“網(wǎng)紅素質(zhì)”,沒(méi)有讓“城中村”改造的推進(jìn)者停留在“網(wǎng)紅思維”上。新成路街道的干部說(shuō),反思“網(wǎng)紅打卡地”,往往有兩點(diǎn)讓人覺(jué)得“不能滿(mǎn)足”:

一是來(lái)得快、去得也快。莫名其妙,一夜之間,就“紅起來(lái)”了,你說(shuō)好、他說(shuō)好,好好好,一時(shí)也沒(méi)人細想細說(shuō)“好在哪里”;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,大家熱情一過(guò),有了新的“網(wǎng)紅”興起,搶去了興奮點(diǎn),也就莫名其妙,一夜之間,再也沒(méi)人提了,仿佛從來(lái)沒(méi)有過(guò)這樣的“網(wǎng)紅”似的。

二是“打卡”這個(gè)詞,讓人想到上班趕任務(wù)。休閑旅游,是心情放松、慢慢品味的事兒,不是“完成任務(wù)”,不是拍了照、蓋了章、把景色景致在打卡本和相機里安安全全、妥妥帖帖地“儲存”好,就安心、完事了。

新成村的改造才剛剛開(kāi)始,它最后的效果會(huì )怎樣,還不是下判斷的時(shí)候。但起碼,它起步時(shí)“不僅僅做網(wǎng)紅打卡地”的新理念,卻值得點(diǎn)贊。

在“城中村”改造指揮部里,聽(tīng)他們上上下下的議論,覺(jué)得思維別致而活躍。不做“網(wǎng)紅”,不要“來(lái)得快、去得也快”,他們設想,讓今后新成村、“練祁島”的“味兒”慢慢釋放。其中的一個(gè)想法,特別具有啟發(fā)性,不妨稱(chēng)之為“不是??竟是……”哲學(xué)。它與嘉定歷史上的風(fēng)物人文,頗有關(guān)系。

據嘉定當地的鄉土歷史研究人員介紹,晚明時(shí)期,嘉定因經(jīng)濟繁榮,文化昌明,文人輩出,造園之風(fēng)盛極一時(shí)。在嘉定東部,有幾所私家園林,其中最著(zhù)名、最具特色的當為“竟是山園”。清光緒《嘉定縣志·名跡志》記載:“新涇市南土阜,李春暉居此?!蔽闹薪淮诉@個(gè)園林的位置在新涇市,位于嘉定縣城東三里,近代以來(lái)又稱(chēng)澄橋鎮,再后來(lái)就屬今天的嘉定區新成路街道區域內。

“竟是山”這個(gè)園名很別致。當時(shí)文士陸元輔留下《竟是山記》一文,詳述了“竟是山”取名的來(lái)由。其中說(shuō)道,“宅之東北隅,適有累土以成山之形者,觸目會(huì )心,遂名之曰‘竟是山’。植木其巔,種蔬其麓,于時(shí)登臨,于時(shí)游憇?!敝钦邩?lè )水,仁者樂(lè )山。樂(lè )與不樂(lè ),“在乎性之靜躁,而不在乎山之是非也”。

“城中村”改造的設計人員說(shuō),“竟是山”這個(gè)名字里的涵義十分深廣。山山水水,其實(shí)并不在于它有“多大多高”,一個(gè)土阜、一處累土,即使起伏只有一點(diǎn)“山之形”,只要人可以在其中涵養性情、寄托情懷,情景慢慢交融,就能培育出大家時(shí)不時(shí)會(huì )想著(zhù)“有空去看一看”的風(fēng)景?!安皇巧?、竟是山”,絕非一錘子買(mǎi)賣(mài)的“大拆大建”可以實(shí)現的,只有“慢工出細活”,在人與自然的充分互動(dòng)中形成內在的“默契”,才能完成。這種“默契”,是用相機拍攝不了的。

在目前的改造“藍圖”里,不是簡(jiǎn)單地恢復“竟是山”的風(fēng)貌,而是更進(jìn)一步挖掘“竟是山”那種避免急功近利的內在理念。未來(lái)在練祁島上,有“樂(lè )之山、趣之山、蔬之山、光之山、秋之山、春之山、藝之山”,讓音樂(lè )欣賞、兒童游樂(lè )、光影游藝、山野田園等各種文旅內容,都能各得其所,關(guān)鍵是讓時(shí)間來(lái)“自然地養成”,不急著(zhù)把文旅“第一時(shí)間”變成文旅產(chǎn)業(yè),想“直截了當”地從中“兌現真金白銀”。只有慢慢發(fā)展、慢慢成熟,一旦“驀然回首”,才會(huì )發(fā)現:不是產(chǎn)業(yè),竟是產(chǎn)業(yè)。

同樣,在產(chǎn)業(yè)布局中,有一個(gè)“練祁小鎮光能產(chǎn)業(yè)園”,專(zhuān)注于光能的科技研發(fā)與應用,探索新型光能材料、高效光電轉換技術(shù)等領(lǐng)域,積極搭建產(chǎn)業(yè)交流平臺,加強產(chǎn)學(xué)研合作,促進(jìn)光能產(chǎn)業(yè)鏈上下游企業(yè)的協(xié)同發(fā)展。新成路街道的干部想到,改革開(kāi)放初期,鄉鎮企業(yè)起步,嘉定的照明產(chǎn)業(yè)遠近聞名。如今,傳統照明發(fā)展到光能產(chǎn)業(yè)?!安皇俏幕?,竟是文化”。光,對于嘉定而言,“歷史地”成為了文化的一大脈絡(luò )。

“城中村”改造正在穩步推進(jìn),良好的理念還需要扎實(shí)的實(shí)踐。村民搬遷后將有新的居住條件和居住環(huán)境,村級集體經(jīng)濟組織在改造項目中的開(kāi)發(fā)收益結構也已有了明確的安排。期待改造成功,村民得益,上海的新城版圖上增添新的“嘉定風(fēng)味”。

 
編輯 : 道吉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