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藏族網(wǎng)通

貴德分章本《格薩爾王傳》與突厥史詩(shī)之比較

來(lái)源 : 《民族文學(xué)研究》    作者 : 郎櫻    發(fā)布時(shí)間 : 2022-06-15
字體 :

貴德分章本《格薩爾王傳》與突厥史詩(shī)之比較

一組古老母題的比較研究

藏族史詩(shī)《格薩爾》有分章本,有分部本。分章本是把格薩爾大王一生的事跡集中于一個(gè)本子之中,分章加以敘述。分部本是把分章本中的每章加以擴充、發(fā)展,形成各自獨立的部。在流傳過(guò)程中,隨著(zhù)情節的附加,內容的豐富,新的部本又不斷出現。分部本的各部?jì)热萃暾?,可以單獨演唱,由中心人物——格薩爾大王將各部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,形成一部完整的史詩(shī)。據說(shuō)《格薩爾》的分部本有120部之多。

貴德分章本《格薩爾王傳》是在青海貴德發(fā)現的手抄本,故簡(jiǎn)稱(chēng)“貴德分章本”?!百F德分章本”以散文形式為主,其中夾雜著(zhù)韻文,為散韻結合形式?!百F德分章本”由五章構成:第一章《在天國里》,第二章《投生下界》,第三章《納妃稱(chēng)王》,第四章《降伏妖魔》,第五章《征服霍爾》。

藏族史詩(shī)《格薩爾》與《瑪納斯》等突厥語(yǔ)民族史詩(shī)的形成年代不同,所反映的社會(huì )生活與民族風(fēng)情更是有異。然而,由于《格薩爾》與突厥語(yǔ)民族史詩(shī)均屬于宏偉的東方民族史詩(shī),加之歷史上吐蕃人與突厥語(yǔ)族人民之間曾有密切交往,因此,對于藏族史詩(shī)與突厥語(yǔ)民族史詩(shī)進(jìn)行認真的比較研究,會(huì )發(fā)現它們存在不少共性。在《格薩爾》的各種版本中,“貴德分章本”與突厥史詩(shī)擁有更多相同的母題。母題是最小的敘述單元,史詩(shī)古老的成分,大多體現在史詩(shī)古老的母題之中。史詩(shī)在形成過(guò)程中,一些外來(lái)文化因素,往往也以母題形式進(jìn)入史詩(shī)。對于不同民族史詩(shī)中類(lèi)同母題的研究,既有利于揭示史詩(shī)古老的文化內涵,也有利于不同民族史詩(shī)的比較研究。

英雄特異誕生母題具有濃郁的神話(huà)色彩,是史詩(shī)中英雄人物一生創(chuàng )造偉業(yè)的基礎。英雄史詩(shī)對于英雄特異誕生的描寫(xiě),往往由多個(gè)母題構成,稱(chēng)之為母題系列。突厥英雄史詩(shī)的英雄特異誕生母題系列一般由5個(gè)母題構成:A祈子母題,B神奇受孕母題,C特異誕生母題,D害口吃動(dòng)物肉與內臟母題,E難產(chǎn)母題。青?!百F德分章本”對于格薩爾特異誕生的描寫(xiě),與突厥史詩(shī)的英雄特異誕生母題系列,無(wú)論從內容,或是從形式看,基本相同。在“貴德分章本”中,對英雄格薩爾大王特異誕生的描寫(xiě)由3個(gè)母題構成:

(一)祈子母題

祈子母題是個(gè)世界性古老的母題,它大量地存在于神話(huà)、英雄傳說(shuō)及英雄史詩(shī)等一些古老的民間文學(xué)體裁之中。在英雄史詩(shī)中,英雄一般都是在無(wú)子的父母舉行祈子儀式后,經(jīng)過(guò)神奇受孕才誕生的?!百F德分章本”祈子母題的內容為:僧唐惹杰連的妻子尕擦拉毛沒(méi)有生男育女,他娶了第二個(gè)妻子,仍沒(méi)有生育。他娶的第三個(gè)妻子依然沒(méi)有生育。于是他“向大山之神和大梵天禱告,祈求生子”,果然靈驗,他年邁的妻子懷孕,生下格薩爾[①]?!冬敿{斯》等突厥語(yǔ)民族史詩(shī)基本上都是以“一對年邁的夫婦為無(wú)子嗣而痛苦,他們虔誠地舉行祈子儀式”作為開(kāi)端的?!冬敿{斯》的祈子母題與“貴德分章本”祈子母題的內容十分相似:“加克普汗很富有,他雖然娶有三個(gè)妻子,都沒(méi)有生育。年邁的加克普汗為此十分苦惱,他虔誠地向上蒼祈子,并舉行了祈子儀式”,他年邁的妻子綺依爾迪神奇懷孕,生下瑪納斯[②]?!犊冀患邮病肥且徊勘取冬敿{斯》更古老的神話(huà)性史詩(shī)?!犊冀患邮病芬嗍且云碜幽割}作為開(kāi)端:“卡里甫汗王年逾六十沒(méi)有子嗣,為此他終日煩惱不安。他到祖先的墓地去祈子,并在那里露宿”[③]。另一部柯?tīng)柨俗问吩?shī)《庫爾曼別克》的開(kāi)篇這樣敘述道:“鐵依特別克是柯?tīng)柨俗魏雇?,他娶了七房妻子,沒(méi)有一個(gè)生兒育女。無(wú)子的苦惱使汗王終日哀嘆,他象長(cháng)蛇般翻轉腰身難以入睡,他向真主虔誠祈禱叩拜,祈求妻子生個(gè)兒子”[④]。經(jīng)過(guò)祈子后,他們都如愿以?xún)?,喜得貴子。

祈子母題與祈子儀式的關(guān)系密不可分。突厥史詩(shī)對于祈子儀式有較為詳盡的描寫(xiě)。例如,在哈薩克史詩(shī)《阿勒帕米斯》的開(kāi)端部分這樣寫(xiě)道:拜布爾老人十分富有,但是他沒(méi)有子嗣。無(wú)后的拜布爾老人受到人們的嘲笑,十分悲傷,于是與妻子宰牲殺畜,祭天祈子,舉行祈子儀式后,他們徒步遠行,在山腳下敬拜樹(shù)木,后其妻子留在樹(shù)下獨宿[⑤]。類(lèi)似的對于祈子儀式的描寫(xiě),在史詩(shī)《瑪納斯》的各種異文中也存在。在古代柯?tīng)柨俗握Z(yǔ)中,稱(chēng)“祈子儀式”為“額爾木”。在有的《瑪納斯》異文中,瑪納斯之父加克普汗為舉行祭天祈子儀式宰殺了大量牲畜,宴請了四十戶(hù)柯?tīng)柨俗梧l親,眾鄉親為加克普汗祈子[⑥]。居素甫·瑪瑪依的《瑪納斯》唱本亦描寫(xiě)了加克普夫婦在樹(shù)林里舉行的祈子儀式。其妻綺依爾迪被丈夫送進(jìn)密林深處獨宿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瑪納斯的母親綺依爾迪、英雄阿勒帕米斯的母親阿娜雷克等英雄的母親,均是在樹(shù)下獨寢后受孕才生下英雄的。由此可以看出,樹(shù)木與祈子母題有著(zhù)密不可分的關(guān)系。參天的大樹(shù)具有旺盛的生命力。在初民看來(lái),樹(shù)木具有很強的生育能力。在維吾爾及雅庫特等民族中廣泛流傳的樹(shù)生子的神話(huà)傳說(shuō),充分表現出這些民族的祖先對于樹(shù)木生育能力的崇拜,正是基于對樹(shù)木生育能力的這種崇拜之情,他們相信,不孕的婦女在樹(shù)下舉行祈子儀式,或在樹(shù)下獨居,她們便可從樹(shù)木那里獲得生育能力,滿(mǎn)足她們的祈子愿望。這種向樹(shù)木傾訴求子愿望的習俗歷盡千年,一直流傳至今?,F在,在一些突厥語(yǔ)民族中,不育婦女仍有去樹(shù)林求子、過(guò)夜的習俗存在。而在樹(shù)上拴掛祈子布條的現象就更為普遍了。

祖先崇拜在突厥語(yǔ)民族民眾中占有重要位置。當他們離開(kāi)森林、遷至平原綠洲以后,他們的祈子儀式常常與“麻扎”(墓地)聯(lián)系在一起。他們相信,有祖先的保佑,無(wú)子的婦女會(huì )得子。因此,在一些突厥語(yǔ)民族史詩(shī)的祈子母題中,祈子儀式的場(chǎng)所之所以設在墓地,是與祖先崇拜有關(guān)的。

從史詩(shī)中的祈子母題看,古代突厥語(yǔ)民族的祈子儀式相當隆重,其程序一般是殺牲祭天,向上天禱告求子;到林中或墓地去住宿。祈子過(guò)程中,經(jīng)常出現一位銀須鶴發(fā)的長(cháng)者形象,有他相助,不育婦女定會(huì )懷孕生子。這一長(cháng)者形象與薩滿(mǎn)形象有著(zhù)淵源關(guān)系,主持祈子儀式也是薩滿(mǎn)的重要職能之一?,敿{斯的妻子卡妮凱婚后久不生育,在闊闊臺依祭典上,長(cháng)者考少依汗率領(lǐng)成千上萬(wàn)的人為卡妮凱舉行了隆重的祈子儀式。之后,卡妮凱便懷孕生下瑪納斯之子賽麥臺依。史詩(shī)描寫(xiě)這位主持祈子儀式的考少依汗具有超人的神力,且知曉通天之路,這位汗王的原型極有可能是古老薩滿(mǎn)神話(huà)中的薩滿(mǎn)形象。

“貴德分章本”的祈子母題雖寥寥幾個(gè)字,但是,其文化的內涵卻相當古老,從中可以了解藏族人民祖先對于蒼天與山神的虔誠崇拜之情。然而,與“貴德分章本”相比較,突厥英雄史詩(shī)的祈子母題有二個(gè)顯著(zhù)的特點(diǎn):第一,內容較“貴德分章本”豐富,有的用十幾行、甚至幾十行詩(shī)描繪祈子的內容;第二,對于祈子儀式的描繪更為詳盡細致。

(二)神奇受孕母題

由于無(wú)子嗣的夫妻祈子虔誠,感動(dòng)了上蒼。年邁的妻子便神奇般受孕。英雄的母親受孕過(guò)程具有濃郁的神秘色彩。在“貴德分章本”中,僧唐惹杰之妻尕擦拉毛擠奶時(shí),天空大放光明,眾天神出現,一天神之子飄然而下,尕擦拉毛嚇得昏倒過(guò)去。年過(guò)半百的尕擦拉毛由此而懷孕[⑦]。北京木刻本版《格斯爾傳》描寫(xiě)一名叫格格莎·阿木爾吉勒婦女在野外拾柴,一鳥(niǎo)頭人背的大鷹飛來(lái)尋此女人投胎。后格格莎·阿木爾吉勒拾柴途中被一大漢(大鷹幻化)按倒,她由此而受孕,生下英雄格斯爾[⑧]。

突厥史詩(shī)中英雄母親的受孕同樣神奇非凡?,敿{斯的母親、英雄阿勒帕米斯的母親,她們都是在森林中或樹(shù)木下獨宿而神奇受孕的;英雄托什吐克的母親則是吃馬肉而受孕的;維吾爾族史詩(shī)《古里奧吾里》描寫(xiě)了有一英俊男人從國王妹妹身旁走過(guò),致使王妹神奇般地受孕,王妹未婚而生下英雄古勒奧吾里。突厥史詩(shī)吃蘋(píng)果受孕母題及“麻扎”(墳墓)祈子受孕母題,數量亦相當可觀(guān)[⑨]。

由于英雄是神授之子,因而英雄的母親懷孕后,往往出現特異反映。尕擦拉毛懷上格薩爾后,“氣色非常好,滿(mǎn)面紅光,神采照人”[⑩]。年邁的綺依爾迪神奇地受孕、懷上瑪納斯“紅光滿(mǎn)面,年輕許多”。英雄的母親懷孕時(shí),不僅形體發(fā)生變化,變得年輕、容光煥發(fā),而且飲食也發(fā)生變化。在突厥史詩(shī)中,英雄的母親有孕后,不是吃虎心、獅心、狼心,就是吃龍膽、豹肉。英雄在母胎里便獲得獅虎之力,因此,英雄的誕生幾乎都有難產(chǎn)情節[(11)]。這種描寫(xiě)在突厥史詩(shī)中已形成一種固定的模式。這一母題反映了人類(lèi)早期的動(dòng)物崇拜觀(guān)念,以及初民的順勢巫術(shù)的原始思維邏輯。

英雄母親神奇受孕母題,是一個(gè)世界性的古老神話(huà)母題。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“貴德分章本”與突厥語(yǔ)民族史詩(shī)中英雄母親受孕的過(guò)程,均具有濃郁的神秘色彩。她們大多是在沒(méi)有與丈夫交媾的情況下受孕的。她們孕育的英雄是天神(騰格里)、梵天或山神所賜,因此英雄與自己的父親并無(wú)血緣關(guān)系。英雄日后之所以與自己父親的矛盾日益激烈,甚至發(fā)展到父子仇殺的程度,均源于此因。英雄實(shí)際上有兩個(gè)父親:一個(gè)是神格的父親,一個(gè)是人格的父親。由于英雄與他人格父親沒(méi)有任何的血緣關(guān)系,因此,史詩(shī)中英雄的父親一般都沒(méi)有作為。不僅如此,他還往往充當英雄對立面的角色。例如,在史詩(shī)《瑪納斯》中,瑪納斯的父親加克普汗是個(gè)吝嗇貪婪、心懷叵測、處處與兒子瑪納斯作對的反面人物。英雄瑪納斯一死,他的兇險惡心更是暴露無(wú)遺。在另一部柯?tīng)柨俗问吩?shī)《庫爾曼別克》中,英雄庫爾曼別克的父親亦是一個(gè)膽小如鼠、吝嗇貪婪的反面人物。他在兒子征戰前夕收回良馬,致使英雄血灑戰場(chǎng)?!栋瑺柾惺餐驴恕分杏⑿弁惺餐驴酥溉~列曼,《巴額什》中英雄巴額什之父巴依汗,都是貪生怕死的人。這種“壞父親”母題在古代西方神話(huà)中悉為常見(jiàn)。格薩爾的父親雖然沒(méi)有與兒子作對的行為,但是,與英雄格薩爾相比,他實(shí)屬沒(méi)有作為之人。英雄母親神奇受孕的母題,反映出早期人類(lèi)原始的感生生育觀(guān)念和孤雌生育觀(guān)念。

(三)英雄特異誕生母題

英雄的母親受孕是神奇的,英雄的誕生必然更為特異。在“貴德分章本”中,尕擦拉毛神奇地懷孕后,生下一個(gè)羊肚子一樣圓圓的肉蛋。尕提悶(僧唐惹杰的另一個(gè)妻子)用箭將肉蛋劃開(kāi),里面出來(lái)的嬰兒就是格薩爾[(12)]。無(wú)獨有偶,柯?tīng)柨俗斡⑿郜敿{斯從母體降生時(shí),亦是一個(gè)肉囊?,敿{斯的叔父阿克巴勒塔用金指環(huán)劃開(kāi)肉囊,嬰兒才出世[(13)]。更為巧合的是,蒙古史詩(shī)英雄江格爾誕生時(shí),亦是一個(gè)肉囊。史詩(shī)這樣描寫(xiě)道:“車(chē)琴坦布紹公主生下一個(gè)舉世罕見(jiàn)的怪胎,一個(gè)圓鼓隆咚的古魯蓋(一種奇怪的圓物)”。人們用江格爾叔父的寶石把肉囊劃開(kāi),取出里面的嬰兒[(14)]。值得引起人們關(guān)注的是,我國三大英雄史詩(shī)中三位著(zhù)名英雄——格薩爾、瑪納斯、江格爾,他們誕生時(shí)都是肉囊,而且都是由其長(cháng)輩(格薩爾的異母、瑪納斯的叔叔、江格爾的叔叔)使用一器物(《格》是箭頭,《瑪》是金指環(huán),《江》是寶石)劃開(kāi)肉囊,取出嬰兒。在古老的突厥史詩(shī)里,英雄強有力的對手,如來(lái)歷不凡的獨眼巨人,仙女生下他時(shí)也是個(gè)肉蛋[(15)]。土伯特傳說(shuō)一汗王有一子,名叫博落咱。其母生他之前,曾夜夢(mèng)與一白色人同寢。后產(chǎn)一卵。此子出自卵中,是一個(gè)有福運的嬰兒[(16)]。朝鮮古代典籍《三國史記·高句驪》說(shuō)解慕漱(天帝子)與河伯女媾合,女有孕生卵,少年射手英雄自卵中出。在我國南方一些民族的原始性史詩(shī)中,追溯其先祖來(lái)源時(shí),其先祖也往往出自卵或肉蛋。

英雄出自肉蛋的母題,源于卵生神話(huà)。這一母題具有原始簡(jiǎn)單類(lèi)比的思維特點(diǎn)。由于卵能孵出飛禽鳥(niǎo)類(lèi),在初民的心目中,卵是生命的象征。史詩(shī)中的英雄以“肉蛋”狀誕生于世,這既保留有原始思維的特點(diǎn),也在于突出英雄誕生非同凡響。

英雄誕生的特異,還表現在英雄誕生霎時(shí)所呈現出的異?,F象。格薩爾誕生前,下了一場(chǎng)從來(lái)也沒(méi)有過(guò)的大雪,大地發(fā)生震動(dòng)。他誕生時(shí),他的帳房頂上金光燦爛。他家的牛、馬、羊、犬也在同一時(shí)刻產(chǎn)下崽[(17)]。這類(lèi)情節在突厥史詩(shī)中亦普遍存在,瑪納斯、古里奧吾里、謝爾扎特等史詩(shī)英雄出世時(shí),他們所在的氈房或森林,紅光四射,景象壯觀(guān)。集薩滿(mǎn)、部落首領(lǐng)、歌手于一身的古老英雄人物闊爾庫特誕生時(shí),雷鳴閃電,天昏地暗,令人畏懼。因此人們給他取名“闊爾庫特”(意為“令人恐怖”)[(18)]。有的《瑪納斯》唱本描寫(xiě)瑪納斯誕生時(shí),宿敵卡勒瑪克人的宮殿劇烈地晃動(dòng),河水倒流?,敿{斯誕生的同時(shí),牝馬產(chǎn)下阿克庫拉神駒(伴隨瑪納斯一生的坐騎),卡勒瑪克卡勒首領(lǐng)阿勞開(kāi)生下兒子昆吾爾(瑪納斯一生與之戰斗的敵首)。

英雄誕生時(shí),往往帶有特異的標志。格薩爾剛從肉蛋中出來(lái),使站起身來(lái),作拉弓的樣子,說(shuō)道:“我要作黑頭人的君長(cháng),我要制服兇暴強梁的人們”[(19)]。嬰兒剛出世作拉弓狀,這是格薩爾戎馬一生的象征。關(guān)于瑪納斯要征服世界的情節,在《瑪納斯》中不是通過(guò)英雄自己的敘說(shuō),而是通過(guò)占卜師預言的方式表現出來(lái)的。占卜師說(shuō):“柯?tīng)柨俗稳嗣裰袑⒁Q生一位英雄,沒(méi)有人能戰勝他,他將征服世界。他的名字叫瑪納斯”?,敿{斯出世時(shí),一手攥血,一手攥油。手攥血預示著(zhù)英雄將終生馳騁于疆場(chǎng),使敵人血流成河;手攥油,預示著(zhù)瑪納斯將使柯?tīng)柨俗稳嗣裆罡蛔鉡(20)]?,敿{斯手握血塊誕生與格薩爾一誕生就作拉弓狀,其文化內涵是相同的,即預示這兩位英雄能征善戰。北京版《格斯爾》描寫(xiě)格斯爾的誕生,這樣寫(xiě)道:“他怒瞪右眼(為把魔鴉盯死),圓睜左眼(為了對待吉兇兩種命運),舉著(zhù)右手(為鎮壓一切反抗者),緊握左拳(為享有天下一切權勢富貴),高舉右腿(為宣傳宗教),伸直左腿(踩毀異教徒),咬緊牙齒(為了把惡魔氣焰一口吞沒(méi)干凈)”[(21)]。江格爾出世時(shí),腳踩著(zhù)一女魔,屁股坐在一個(gè)男魔的胸上。兩肩當中長(cháng)著(zhù)一顆發(fā)亮的紫色痣斑”[(22)]。

英雄是神之子,他一誕生便與一般嬰兒不同。格薩爾一誕生就會(huì )說(shuō)話(huà),長(cháng)得象八歲孩子一樣大?,敿{斯一出世如同九歲孩子一樣重,啼哭聲如雷鳴。他的啼哭聲令野獸嚇得逃出森林;使得高山晃動(dòng),大地顫抖;兩個(gè)老婆婆被他的啼哭聲嚇得昏過(guò)去,幾乎喪命[(23)]。史詩(shī)《烏古斯傳》中的英雄烏古斯生下來(lái)只吸吮了母親的初乳,就開(kāi)始吃生肉,喝麥酒,而且還會(huì )說(shuō)話(huà)。四十天就會(huì )走路,玩耍[(24)];《艾爾托什吐克》中的英雄人物托什吐克出生后不是按年生長(cháng),而是按天生長(cháng),一個(gè)月的孩子象一歲的孩子一樣大,三、四個(gè)月就會(huì )走路、說(shuō)話(huà)了[(25)];《英雄謝爾扎特》中的英雄人物謝爾扎特更是非凡,他剛剛出生幾天就同獅子摔跤,一只手便把獅子舉過(guò)頭頂[(26)];《阿勒帕米斯》中的英雄人物阿勒帕米斯出生以后,連母親的初乳都沒(méi)有吃,而是吃的駱駝奶,生長(cháng)神速,幾歲的孩子已經(jīng)成為蓋世英雄[(27)]。

這種英雄神速生長(cháng)的母題不僅在突厥語(yǔ)民族的史詩(shī)中悉為常見(jiàn),它也廣泛地存在于阿爾泰語(yǔ)系民族的史詩(shī)之中。蒙古史詩(shī)《可汗之子那仁汗》描寫(xiě)那仁汗剛生下來(lái)的時(shí)候用一張羊皮包裹,第二天就用二張羊皮包裹,第三天就用三張羊皮包裹,生長(cháng)神速[(28)]。滿(mǎn)族英雄傳說(shuō)《套日大神三音貝子》中的英雄人物三音貝子“生下來(lái)三天就能走路,一個(gè)月能舉起百斤重石頭,三個(gè)月能拉開(kāi)三百斤硬弓,不到一年身高長(cháng)到一丈開(kāi)外,一頓飯能吃下三只狍子、兩只熊。他喝一次水,河落三尺,湖干一半。他一腳能踢倒一座小山”[(29)]。

英雄是上蒼賜子,因此,他的誕生必定非同一般。英雄之母特異的懷孕,英雄神奇的誕生,均顯現出英雄具有超人的神力。

英雄特異誕生母題系列,著(zhù)重渲染的是英雄的神性。然而,英雄畢竟不是神,這些英雄生活于現實(shí)生活之中,與普通牧民一樣牧馬放羊,與部落、民族的命運休戚與共。他們一般都具有苦難的童年,功績(jì)顯赫的少年時(shí)代?!百F德分章本”與突厥語(yǔ)民族史詩(shī),在描寫(xiě)英雄苦難的童年及少年戰功方面擁有極為相似的母題。

(一)苦難童年母題

英雄的誕生非同凡響,然而英雄的童年卻往往充滿(mǎn)苦難。他們或是成為敵人追殺的對象,或是父親被殺、從小淪為孤兒。這類(lèi)母題在突厥、蒙古史詩(shī)中普遍存在,且非常典型。在藏族史詩(shī)《格薩爾》中也可以看到。這一母題常常成為敘述英雄身世的重要一環(huán),并形成相對穩固的敘事模式。

在“貴德分章本”中,格薩爾出生前,那提悶(僧唐若杰的另一妻子)與格薩爾的叔父超同相勾結,把格薩爾的母親尕擦拉毛驅趕到遠離部落的地方居住。尕擦拉毛臨產(chǎn),帳蓬狹小破舊,無(wú)水無(wú)食,孤單一人,處境艱難[(30)]。在其他的《格薩爾》中,英雄格薩爾誕生不久,就遭叔叔超同的暗算。五歲時(shí),他和母親又被歹毒的叔叔超同驅趕到人跡罕見(jiàn)的窮鄉僻壤瑪域居住,母子二人靠挖蕨麻、捕地鼠、食獵物肉為生。格薩爾是在這種困苦、被迫害的環(huán)境下度過(guò)童年。

在柯?tīng)柨俗斡⑿凼吩?shī)《瑪納斯》中,瑪納斯及其子孫的童年均是在敵人追殺或叛變親友的迫害中度過(guò)的?,敿{斯出生后,為躲避敵人的追殺,嬰兒瑪納斯被送到森林里的小木屋里撫養,直到四、五歲,他的父親加克普才將瑪納斯領(lǐng)回家中,并對外稱(chēng)此男孩是他從一過(guò)路的商隊要來(lái)的?,敿{斯之子賽麥臺依,于襁褓中失去父親,并成為祖父與叔叔的殺害對象,由于施以調包計,他才死里逃生,被母親帶去外祖父家逃難。賽麥臺依真實(shí)的身份被其母隱瞞。賽麥臺依十二歲時(shí)才得知自己的真實(shí)身分,于是返回故里,重掌大權[(31)]。

蒙古族史詩(shī)《江格爾》中的英雄江格爾,兩歲時(shí)家鄉遭劫,父母慘遭殺害,從小淪為孤兒。孤兒母題在《瑪納斯》的后幾部十分突出,《瑪納斯》第七部《索木碧萊克》中的主人公索木碧萊克自幼父母雙亡,成為孤兒,由舅父撫養成人?!冬敿{斯》第八部《奇格臺依》中的主人公奇格臺依亦是遺腹子,他出生不久,母親也離開(kāi)了人世,自幼成為孤兒。

我國三大史詩(shī)中主要英雄人物的童年,都有苦難的經(jīng)歷。如果說(shuō)英雄特異誕生母題著(zhù)重渲染的是英雄的神性,那么,英雄苦難童年母題則讓神授之子一落地就體味人世間斗爭的殘酷,為英雄以后與各種敵人斗爭、保護自己的人民,做了有力的鋪墊??梢哉f(shuō),英雄苦難童年母題所力圖表現的是,作為人間英雄的人性特點(diǎn)。

英雄苦難童年母題原是一個(gè)十分古老的神話(huà)母題。在古埃及神話(huà)中,鷹頭英雄神荷露斯誕生于世不久,惡神塞特就殺害了他的父親俄賽里斯主神,并將他與他的母親伊希斯女神二人搶走,囚禁在監獄之中。他們逃出監獄后,幼小的荷露斯又被叔父惡神賽特派出的毒蝎蟄死。在太陽(yáng)神的幫助下,他死而復生,為躲避兇惡的叔父的追殺,他又被母親送往一孤島上,由別人撫養[(32)]。赫拉克勒斯是古希臘神話(huà)中著(zhù)名的英雄人物,他的父親是宙斯神,母親是人間美女阿爾克墨涅。他一出生就遭宙斯之妻赫拉女神的迫害,赫拉女神派兩條毒蛇去襲擊尚在襁褓中的赫拉克勒斯。當毒蛇纏住熟睡中小英雄的脖頸時(shí),孩子醒了,他將兩條毒蛇掐死,保住了性命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赫拉女神一直把這位小英雄視為眼中釘,想方設法要將他害死[(33)]。在古印度神話(huà)中,國王杜尚陀打獵到一森林,與仙人養女沙恭達羅遘遇,并結為夫妻。國王小住幾天便返回王宮。沙恭達羅懷孕生子,此子便是光榮的婆羅多王族的鼻祖婆羅多。國王一去無(wú)音訊,英雄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,隱居于森林之中,與動(dòng)物為伍。后去認父,又險遭拒絕。雖然他日后戰勝了所有的國家,成為世界的主宰,但是,他的童年卻是異常孤寂的[(34)]。

從以上所例舉的古代神話(huà)中,我們可以看出:無(wú)論是古埃及神話(huà)中的英雄荷露斯、古希臘神話(huà)中的英雄赫拉克勒斯,或是古印度神話(huà)中的英雄婆羅多,他們童年時(shí)代都曾有過(guò)坎坷、痛苦的經(jīng)歷。

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《瑪納斯》中瑪納斯之子賽麥臺依童年時(shí)代的遭遇,與古埃及神話(huà)英雄荷露斯的童年遭遇極為相像:他們都是幼兒時(shí)代喪父;都曾遭受過(guò)兇惡的叔父的暗害;為躲避歹心叔父的追殺,他們都曾被母親帶到異地,過(guò)著(zhù)寄人籬下的生活。他們長(cháng)大后,又都將作惡多端的叔父殺死,報了殺父之仇???tīng)柨俗问吩?shī)與古埃及神話(huà)在這一母題上驚人的相似,雖然尚難以用“影響”說(shuō)來(lái)加以解釋。但是,至少有一點(diǎn)是可以肯定的,即我國北方民族英雄史詩(shī)中普遍存在的英雄苦難童年母題,是一個(gè)相當古老的神話(huà)母題。這一史詩(shī)母題的敘事模式,明顯地是繼承了古老神話(huà)中同類(lèi)母題的敘事模式。

(二)少年立功母題

史詩(shī)中的英雄與凡人不同,他們少年時(shí)代就顯示出非凡的力量和勇氣。他們的力量與勇氣主要表現在與對手的交鋒上?!陡袼_爾》中的英雄格薩爾,從小就表現出超凡的神力。其叔父超同心狠手毒,陰謀要殺死格薩殺,在食物中投毒,格薩爾沒(méi)有被毒死;超同不死心,請妖僧貢巴熱扎來(lái)謀害格薩爾,妖僧被格薩爾困死在山洞中[(35)]。在“貴德分章本”中,少年英雄格薩爾用石頭懲治叔父超同,史詩(shī)這樣寫(xiě):“一石頭打去,打得草山塵土飛揚,煙云蔽日;打得石巖火星亂冒,地裂山崩,打得牛羊角禿眼瞎,腰折腿斷”,人們“嚇得目瞪口呆,失魂落魄”[(36)]。

在較為古老的突厥史詩(shī)中,與少年英雄較量的對手,一般是兇猛的野獸或是超自然的對手。如維吾爾古老英雄史詩(shī)《烏古斯》中的少年英雄烏古斯,殺死一頭兇猛異常、吞食人畜的獨角獸,為民除了害[(37)]。在突厥語(yǔ)民族中廣泛流傳的英雄史詩(shī)《魯斯塔姆》中,少年英雄魯斯塔姆力斬兇龍,戰勝力大無(wú)比的巨人,成為蓋世無(wú)雙的英雄[(38)]?!兜?tīng)栔x汗之子布哈什汗的傳說(shuō)》中的主人公布哈什汗,從小力大過(guò)人,他勇斗公牛,并將它殺死,故長(cháng)者給這位少年英雄起名作“布哈什”(公牛之意)[(39)]。在《巴薩特殺死獨眼巨人的傳說(shuō)》中,從小由獅子撫養長(cháng)大的巴薩特,力勇非凡,他殺死吞食活人、活畜的獨眼巨人,挽救了部落民眾的生命[(40)]。在《瑪納斯》中,瑪納斯家族英雄們也遇到許多超自然的對手,如各種巨人,獨眼巨人、白巨人、黑巨人、紅巨人等,還有許多女妖及各種妖魔。

但是,英雄更多的對手是敵人,包括入侵之敵、有紛爭的部落或部族的首領(lǐng)以及叛變的親友等。少年英雄瑪納斯投奔叔父加木額爾奇的途中,凡遇到卡勒瑪克侵略者就殺,“碰上(瑪納斯)的都無(wú)法脫逃,他一拳就是一串,五十多人應聲倒下”。兇頑的卡勒瑪克將領(lǐng),也被少年瑪納斯掐斷喉嚨而死[(41)]?,敿{斯率領(lǐng)四十名小勇士與入侵的卡勒瑪克將士進(jìn)行浴血奮戰,并把侵略者趕出柯?tīng)柨俗晤I(lǐng)地。

少年立功母題與古代成丁儀式有一定的淵源關(guān)系。在古代,一個(gè)男孩長(cháng)大,要經(jīng)過(guò)嚴酷的成丁考驗,才能成為氏族或部落的正式成員。經(jīng)過(guò)成丁儀式的考驗,標志著(zhù)男子成熟,可以成婚。在史詩(shī)中,少年英雄的力與勇經(jīng)受住考驗,與此緊密相連的便是英雄成婚的內容。

特別值得關(guān)注的是,史詩(shī)中的英雄出生后,常常隱姓埋名?,敿{斯誕生時(shí),右手掌心上有“瑪納斯”字樣,長(cháng)輩們給他更名,叫他“大瘋子”。當他策馬揮戈、與入侵之敵進(jìn)行斗爭時(shí),他才正式叫“瑪納斯”[(42)]?,敿{斯從誕生起,直至他十一歲(一說(shuō)九歲)當首領(lǐng)之前,一直隱姓埋名。與瑪納斯一樣,格薩爾大王在納妃稱(chēng)王以前,亦隱瞞自己的身分,他在人面前是個(gè)討飯的窮孩子,名叫臺貝達朗(其他異文為覺(jué)如)。他身著(zhù)舊皮襖,腳蹬破皮靴,腰扎一條難看的麻繩帶,頭戴一頂尖帽。在他成親的前夕,“搖身一變,變成一個(gè)面色紫紅,儀表堂堂的天神相貌”,“窮孩子臺貝達朗大顯神通,登基坐殿,成了黑頭人的大王,四面八方都聞風(fēng)歸順,朝貢稱(chēng)臣。他現坐在燦爛莊嚴的黃金寶座上,尊號稱(chēng)為世界雄獅格薩爾大王”[(43)]。名字的改變、身分的公開(kāi),亦是英雄成熟的表現。這也是古代成丁儀式在英雄史詩(shī)中的一種折射反映。

青海貴德分章本《格薩爾王傳》與突厥史詩(shī),在英雄身世的描寫(xiě)上,敘事模式基本相同,許多母題的內容也十分相近。除上述類(lèi)同母題之外,《格薩爾》與突厥史詩(shī)還擁有大量相同的母題,如英雄婚姻母題,英雄變形母題,英雄外出敵來(lái)犯母題,(妻子被劫、父母淪為奴隸),親屬背叛母題,夢(mèng)兆母題,寄魂母題,神性動(dòng)物母題等等。

藏族人民生活于青藏高原,其語(yǔ)言屬于漢藏語(yǔ)系;突厥各族人民主要分布于中亞,其語(yǔ)言屬于阿爾泰語(yǔ)系。不同語(yǔ)系、不同地域人民的史詩(shī),為什么會(huì )擁有如此多的共同成分,為什么會(huì )擁有如此多相同的母題呢?其實(shí),世界各國各民族的英雄史詩(shī),都具有一些共性和相同的母題,只是數量有多有少。就藏族的《格薩爾》與《瑪納斯》等突厥史詩(shī)而論,它們之中均交織著(zhù)許多神話(huà)、傳說(shuō),包容著(zhù)大量古老的文化成分,反映出原始思維的特點(diǎn)。它們所擁有的共性及相同的母題,既有同步思維所致,互不相謀而各自形成的,也有各民族相互交流、相互學(xué)習、相互影響所形成的。學(xué)術(shù)界多數學(xué)者認為,藏族的《格薩爾》是吐蕃時(shí)期形成的史詩(shī)。在歷史上,吐蕃曾先后占領(lǐng)中亞達三百年之久,曾長(cháng)期與中亞突厥各民族人民交錯而居,與中亞文化有密切交流。各民族之間的文化交流,必定會(huì )在他們各自的史詩(shī)中留下鮮明的印跡。

貴德分章本《格薩爾王傳》與其他分部本《格薩爾》相比較,具有三個(gè)較為顯著(zhù)的特點(diǎn):一是宗教色彩少;二是保留的古老文化成分較多;三是與其他《格薩爾》版本相比較,它與《瑪納斯》等突厥史詩(shī)所具有的類(lèi)同古老母題的數量更多一些。王沂暖先生認為藏文分章的貴德本“可能是較原始的本子,或較原始的說(shuō)唱情節,時(shí)間可能在先。分部本可能是后有的,先是由分章本情節的擴充發(fā)展,接著(zhù)又另出新情節”。王沂暖先生的論述是很精辟的[(44)]。

注釋?zhuān)?/p>

① 王沂暖、華甲合譯貴德分章本《格薩爾王傳》甘肅人民出版社,1981年出版,9頁(yè)。

② 居素甫·瑪瑪依的《瑪納斯》唱本,新疆文聯(lián)1961年鉛印資料本。

③ 月米爾·毛爾島搜集、整理的《考交加什》(柯?tīng)柨俗挝谋?,克孜勒蘇柯?tīng)柨俗挝某霭嫔纾?987年出版。漢譯文內容參見(jiàn)張彥平、郎櫻合著(zhù)《柯?tīng)柨俗蚊耖g文學(xué)概覽》,克孜勒蘇柯?tīng)柨俗挝某霭嫔纾?992年出版,60頁(yè)。

④ 居素甫·瑪瑪依演唱、薩坎·月米爾記錄的《庫爾曼別克》(柯?tīng)柨俗挝谋?,克孜勒蘇柯文出版社1984年版。其漢譯文本收錄在《柯?tīng)柨俗巫迕耖g敘事長(cháng)詩(shī)選》,尚錫靜譯,劉發(fā)俊整理,新疆人民出版社1986年出版。

⑤ 胡南譯《阿勒帕米斯》,尚未出版。

⑥ 吉爾吉斯斯坦瑪納斯奇薩雅克拜·卡拉拉耶夫的《瑪納斯》唱本。

⑦ 同①,9頁(yè)。

⑧ 桑杰扎布譯《北京版<格斯爾>》內蒙古自治區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文學(xué)所與內蒙古自治區《格斯爾》工作辦公室1985年翻印本,8-9頁(yè)。

⑨ (俄)薩恩拜·奧羅茲巴科夫《瑪納斯》唱本描寫(xiě)年邁無(wú)子的加克普汗到墓地去祈子,夢(mèng)一長(cháng)者送他一蘋(píng)果。他的妻子吃蘋(píng)果后懷孕,生瑪納斯?!栋瑺柾惺餐驴恕返榷嗖渴吩?shī)、敘事詩(shī)均有吃蘋(píng)果懷孕的母題。

⑩ 同①10頁(yè)。

(11) 綺依爾迪生瑪納斯、拜布爾的妻子生阿勒帕米斯、阿娜雷克生闊布蘭德之時(shí),均為難產(chǎn)。

(12) 同①17頁(yè)。

(13) 同②。

(14) 黑勒、丁師浩合譯《江格爾》(第一冊),新疆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,46-47頁(yè)。

(15) (39) 《先祖闊爾庫特》(哈薩克文本),新疆青年出版社出版。

(16) 《蒙古源流》記載,轉引自蕭兵著(zhù)《中國文化的精英》,上海文藝出版社1989年版,117頁(yè)。

(17) 同①16頁(yè)。

(18) 同(15)。

(19) 同①17頁(yè)。

(20) 同②。

(21) 同⑧12頁(yè)。

(22) 同(14)。

(23) (41) (42)參見(jiàn)居素甫·瑪瑪依的《瑪納斯》唱本,白多明、張永海漢譯文本。

(24) (37)耿世民譯《烏古斯可汗的傳說(shuō)》,新疆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。

(25) 居素甫·瑪瑪依演唱的《艾爾托什吐克》(柯?tīng)柨俗挝谋?,克孜勒蘇柯文出版社1987年版。

(26) (38) 《哈薩克長(cháng)詩(shī)選》(哈薩克文本),民族出版社。

(27) 同⑤。

(28) 《納仁汗》。

(29) 傅英仁《滿(mǎn)族薩滿(mǎn)教神話(huà)》,《阿爾泰語(yǔ)系民族敘事文學(xué)與薩滿(mǎn)文化學(xué)術(shù)討論會(huì )論文》。

(30) 同①14-15頁(yè)。

(31) 居素甫·瑪瑪依演唱的《瑪納斯》第二部《賽麥臺依》。

(32) 《古埃及神話(huà)》,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,1986年版。

(33) 《古希臘神話(huà)》,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,1986年版。

(34) 《古印度神話(huà)》,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,1986年版。

(35) 降邊嘉措、吳偉編著(zhù)《格薩爾王全傳》,寶文堂書(shū)店出版,1987年,72-76頁(yè)。

(36) 同①23頁(yè)。

(43) 同①,19、35頁(yè)。

(44) 同①,3頁(yè)。

《民族文學(xué)研究》1997年02期第19-24頁(yè)

編輯 : 仁增才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