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藏族網(wǎng)通

新華全媒+|風(fēng)雪羌塘

來(lái)源 : 新華社    作者 : 姜帆    發(fā)布時(shí)間 : 2024-06-25
字體 :


5月10日,野生動(dòng)物專(zhuān)業(yè)管護隊員的車(chē)子在巡護路上穿越泥濘路段。新華社記者 姜帆 攝

6月,甜水河畔,前一分鐘還是陽(yáng)光明媚,后一分鐘氣溫驟降、狂風(fēng)卷雪,雪花撲打在臉上,如同冰冷鋒利的小刀來(lái)回刮蹭。

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地處藏北。這是一片廣袤的土地,核心地帶距人類(lèi)活動(dòng)區域數百公里;這也是一片嚴酷的土地,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,盛夏也會(huì )大雪紛飛;這更是一片生機勃勃的土地,棲息著(zhù)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(dòng)物10種,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(dòng)物21種,被譽(yù)為“野生動(dòng)物的樂(lè )園”。多年來(lái),這里的野生動(dòng)物管護員們不避艱險,餐風(fēng)飲露、立冰臥雪,走遍“無(wú)人區”廣袤的土地,守護著(zhù)以藏羚羊為代表的珍稀野生動(dòng)物。

“快快快,天要黑了,趕緊把帳篷扎起來(lái)!”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羅布玉杰野生動(dòng)物管護站站長(cháng)格桑倫珠對同事索朗和羅布說(shuō)到。

格桑倫珠率領(lǐng)的5人野生動(dòng)物專(zhuān)業(yè)管護小分隊此次進(jìn)入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進(jìn)行日常巡護?,F在是藏羚羊繁衍遷徙關(guān)鍵時(shí)期,每天有上萬(wàn)甚至數萬(wàn)只藏羚羊越過(guò)甜水河,前往位于保護區深處的藏羚羊“大產(chǎn)房”。小分隊要確保藏羚羊遷徙不被非法闖入者打擾,也要收集相關(guān)數據為藏羚羊科研提供資料。

“現在盜獵行為基本杜絕,但還有非法闖入無(wú)人區的行為,需要制止?!备裆愔閷τ浾哒f(shuō)。

20世紀80年代到本世紀初,曾有盜獵分子獵殺藏羚羊謀利,讓“高原精靈”一度瀕危。1995年,藏羚羊種群數量下降到5萬(wàn)至7萬(wàn)只。

在藏羚羊最黑暗的時(shí)刻,一批又一批保護者站了出來(lái),用青春、熱血和生命,擋在藏羚羊和盜獵分子的子彈之間:1994年,在一次與盜獵分子的斗爭中,時(shí)任青海省玉樹(shù)藏族自治州治多縣委副書(shū)記索南達杰獻出了生命;2002年6月1日,尼瑪縣原森林公安派出所一級警司羅布玉杰在抓捕盜獵分子時(shí)犧牲……

格桑倫珠所在的管護站就是以羅布玉杰名字命名的。格桑倫珠對記者說(shuō),他成為一名野生動(dòng)物保護者,與羅布玉杰有很大關(guān)系,“我很崇拜他,他是我心中的英雄?!?/p>

20世紀90年代開(kāi)始,我國政府在青藏高原開(kāi)展反盜獵武裝斗爭,一批又一批環(huán)保衛士義無(wú)反顧地與盜獵分子對峙,力挽狂瀾于既倒,藏羚羊種群得到了延續,且不斷壯大。西藏自治區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廳2024年6月5日發(fā)布的《2023西藏自治區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狀況公報》顯示,西藏境內藏羚羊增長(cháng)到30多萬(wàn)只。

說(shuō)話(huà)間,格桑倫珠和隊員們僅用十多分鐘時(shí)間就搭好了帳篷,隨即發(fā)電機轉動(dòng),煤氣爐被點(diǎn)燃,炒菜香味頃刻彌漫在帳篷里:番茄炒雞蛋和小白菜炒肉。這對于從早7點(diǎn)多就開(kāi)始持續驅車(chē)近10個(gè)小時(shí)抵達核心區的、饑腸轆轆的記者來(lái)說(shuō),實(shí)在太香了!

“以往你們巡護也是這樣嗎?”

“炒菜做飯比較少,我們一般都是吃糌粑?!备裆愔檎f(shuō)。因為羌塘保護區內沒(méi)有正規道路,而且夏季凍土解凍,車(chē)輛容易陷入泥潭,所以日常巡護他們基本以摩托車(chē)為主。摩托車(chē)無(wú)法攜帶太多物資,所以除了冬季,他們巡護時(shí)都是裹著(zhù)睡袋圍在一叢用野牦牛糞點(diǎn)燃的火堆旁,度過(guò)漫漫寒夜。

復雜的路況、惡劣的天氣只是他們要面對的問(wèn)題之一。高海拔下的戶(hù)外作業(yè),一般人難以適應。在進(jìn)入核心區后,手機收不到信號,對于每年數月在此巡護的隊員們來(lái)說(shuō),“失聯(lián)”的寂寞與孤獨是常人難以想象和忍受的?!白铋_(kāi)始很不習慣,長(cháng)時(shí)間無(wú)法和家人聯(lián)系,感覺(jué)很不好。但一想到索南達杰、羅布玉杰等前輩們,連犧牲都不怕,我們這點(diǎn)難受就不算什么!”格桑倫珠說(shuō)。

萬(wàn)物皆有靈性,無(wú)論是人還是動(dòng)物。就在管護小分隊進(jìn)入核心區的第三天傍晚,一匹野狼撲向遷徙羊群中一只懷孕的母羊,咬向肚子和脖子。激烈掙脫后,母羊竟靠著(zhù)最后一點(diǎn)力氣跑向野生動(dòng)物專(zhuān)業(yè)管護隊的營(yíng)地。要知道懷孕的母羊是非常敏感、謹慎的,記者在拍攝藏羚羊遷徙時(shí),很少有機會(huì )靠近羊群百米的距離。而此時(shí),受傷的母羊卻跑向管護隊的營(yíng)地,并倒在距離營(yíng)地只有二三十米的地方。

或許這只是一種巧合,但也未必不是一種必然:在長(cháng)達幾十年的時(shí)間里,野生動(dòng)物專(zhuān)業(yè)管護隊是護佑它們安全的人。

“看到野狼在撕咬母羊,我們心里很難受??!想沖出營(yíng)地去幫助它,但又不能這么做。我們的職責是保護這片土地,不僅僅是藏羚羊,也包括野狼?!备裆愔檎f(shuō)。

母羊倒下的位置離營(yíng)地太近,野狼不敢上前,只能悻悻而去。管護隊員們看到風(fēng)雪中掙扎的母羊,將其抬到帳篷中,縫合肚皮進(jìn)行救助,然后按慣例放歸草原。

然而,由于傷勢太重,次日清晨記者在距離營(yíng)地兩三百米的地方發(fā)現已沒(méi)有氣息的母羊。此時(shí),一夜風(fēng)雪過(guò)后,初升的太陽(yáng)正從它身后升起,紅霞漫天,不一會(huì )兒,一大群懷孕的母羊從它身邊經(jīng)過(guò)。它們走出黑夜,走向朝霞與陽(yáng)光,步履不停。

新生與逝去、風(fēng)雪與陽(yáng)光、黑暗與朝霞,千百萬(wàn)年間在羌塘這片廣袤的大地上循環(huán)往復,藏羚羊與野狼各自為種族延續而努力;索南達杰、羅布玉杰以及格桑倫珠們,一代又一代的保護者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付出,因此我們完全可以相信,這樣的循環(huán)會(huì )依然繼續。


6月13日,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野生動(dòng)物專(zhuān)業(yè)管護隊員在檢查一頭野牦牛的尸體。新華社記者 旦增尼瑪曲珠 攝


5月10日,野生動(dòng)物專(zhuān)業(yè)管護隊員在宿營(yíng)地用野牦牛糞烤火取暖。新華社記者 丁增尼達 攝


6月15日,格桑倫珠在撿拾宿營(yíng)地的垃圾,準備裝車(chē)帶走。新華社記者 費茂華 攝


6月14日,一只野狼在追逐一只懷孕的母藏羚羊(視頻截圖)。新華社發(fā)(達瓦多吉攝)


6月13日,格桑倫珠(中)、管護隊員和記者一起搭帳篷。新華社記者 費茂華 攝


6月15日,車(chē)輛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過(guò)冰坡遇困。新華社記者 旦增尼瑪曲珠 攝


6月15日,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野生動(dòng)物專(zhuān)業(yè)管護隊員索朗(左)和羅布檢查河面冰凍情況。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


6月15日,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野生動(dòng)物專(zhuān)業(yè)管護隊員索朗(右)和羅布檢查河面冰凍情況。新華社記者 費茂華 攝


6月13日,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野生動(dòng)物專(zhuān)業(yè)管護隊員索朗(左)和羅布在卸載物資。新華社記者 費茂華 攝


6月15日,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野生動(dòng)物專(zhuān)業(yè)管護隊員羅布通過(guò)對講機聯(lián)系巡邏路上的隊員。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


6月15日,格桑倫珠向記者展示他手機中珍藏的羅布玉杰的照片。新華社記者 費茂華 攝

 
編輯 : 拉專(zhuān)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