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藏族網(wǎng)通

遼闊草原,“醫”路不再難行

來(lái)源 : 青海日報    作者 : 李興發(fā)    發(fā)布時(shí)間 : 2024-01-30
字體 :

1.jpg

瑪多縣人民醫院醫生為患者做腰脊神經(jīng)阻滯術(shù)。記者 李興發(fā) 攝

穿行在果洛藏族自治州遼闊的草原上,白雪皚皚的山峰,靜謐流淌的河流,如大自然的雕塑藝術(shù)品一般,震撼著(zhù)人們的心靈……然而對于久居這里的牧民而言,美的含義不僅是眼前如畫(huà)的自然風(fēng)光,還有對美好的高質(zhì)量生活的追求——在這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,營(yíng)造出一幅幸福、和諧、穩定的畫(huà)卷。

1月28日,果洛州瑪多縣縣城瑪查理鎮,雪花飄零,寒風(fēng)凜冽。記者走進(jìn)瑪多縣人民醫院,立馬感受到暖氣的熱量溫暖著(zhù)整個(gè)大廳,導診臺里的值班護士忙著(zhù)為患者引導就醫,門(mén)診注射室內十多名患者正注射點(diǎn)滴,醫生和護士時(shí)不時(shí)前來(lái)測量體溫和觀(guān)察藥物注射情況。

“以前我們醫院還沒(méi)有這樣的醫療條件,兩層小樓、醫生只有幾個(gè),沒(méi)有現在的內外科、檢驗科、手術(shù)室等這些科室。專(zhuān)業(yè)醫療人員匱乏,醫療服務(wù)能力欠缺,患者對基層醫療機構缺乏信任感?!痹诠逯莠敹嗫h人民醫院工作了20多年的才毛加,看著(zhù)眼前的忙碌的場(chǎng)景欣慰地告訴記者,如今瑪多縣已建起“醫共體”,縣域醫療衛生服務(wù)資源得到了優(yōu)化整合,按照“縣強、鄉活、村穩”的思路,縣人民醫院牽頭各基層醫療機構,成立了瑪多縣總醫院,將全縣醫療機構一體化管理,形成縣鄉一體、以鄉帶村、分工協(xié)作、三級聯(lián)動(dòng)的全新衛生服務(wù)新體系,群眾看病難、醫院難看病的情況得到了扭轉。

在瑪多縣最大的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點(diǎn)噶丹村,多瑪正收拾著(zhù)自家屋子,一歲多的兒子坐在床上擺弄著(zhù)玩具?!吧拔液芎ε?,但去了醫院,就不怕了,很安心!”2022年的6月,多瑪臨近預產(chǎn)期,出現了嚴重的腹部疼痛。從來(lái)沒(méi)有撥打過(guò)120的丈夫,第一次打通急救電話(huà),不到10分鐘多瑪就得到了救治,半個(gè)小時(shí)內在縣醫院搶救室完成了初步檢查,一小時(shí)后住進(jìn)了婦產(chǎn)科病房。

多瑪拿出了保存一年多的檢查報告和病歷,“胎兒發(fā)育一切正常,胎位略有偏移。因缺乏孕期保健知識,婦產(chǎn)科注意護理?!贬t生詳細的醫囑一目了然。多瑪回憶,生第一個(gè)孩子時(shí)是六年前,當時(shí)沒(méi)有良好的就醫條件和缺乏健康知識,孩子在家里流產(chǎn),就此情況住院時(shí)她還得到了特別護理,半個(gè)月時(shí)間,醫生不僅定期做各項檢查,從飲食到活動(dòng)都做有詳細的方案,而且每天對新生兒有著(zhù)專(zhuān)業(yè)的護理和體檢。更讓她沒(méi)有想到的是費用全免。

“這母女倆的病歷和健康檔案,都已經(jīng)錄入醫療信息化系統,特別是孩子,從出生到現在每次就醫的病歷、檢查結果、病情狀況都詳細記錄在案?!爆敹嗫h人民醫院(總院)院長(cháng)王有全告訴記者,電子病歷將伴隨患者一生,從縣醫院一直到省級醫療機構,病史都能一目了然地呈現在醫生面前,避免了患者做沒(méi)必要的重復檢查,保證了醫生診斷的準確度和治療方案的最佳。

“以前別說(shuō)生孩子,就是看病都難。但現在我們小病就在村里衛生院看,大病也不用亂跑,直接去州醫院就行?!倍喱數脑?huà)并非夸大。2023年,達日縣下紅科鄉牧民扎巴,就經(jīng)歷了一次生死搶救。

因大量自發(fā)性小腦出血及蛛網(wǎng)膜下腔出血,扎巴站在了生死的邊緣?!斑@要是以前,人早就沒(méi)了!”扎巴兒子回憶當時(shí)的情景:鄉衛生院醫生現場(chǎng)診斷病情嚴重,及時(shí)啟動(dòng)了果洛州人民醫院打造的“2小時(shí)醫療救治圈”應急預案,直接將扎巴送往州人民醫院。

“遇到這類(lèi)疑難雜癥、危重急癥患者,基礎醫院會(huì )將現場(chǎng)情況,通過(guò)視頻傳輸到州醫院,我們會(huì )先期做好準備,集合州域內醫療專(zhuān)家開(kāi)始分析和拿治療方案,同時(shí)通過(guò)遠程醫療系統,聯(lián)系上海各大醫院專(zhuān)家建立遠程視頻會(huì )診,拿出最佳治療方案?!鄙虾5谖迮喔刹?、時(shí)任果洛州人民醫院院長(cháng)的周峰告訴記者,以往這種病例的治療,不是耽誤在層層轉診的路上,就是處在無(wú)法治療的窘境中?,F在借助連接下至村落,上至上海各大醫院專(zhuān)家的遠程醫療系統,2小時(shí)內就可以在手術(shù)臺上接受治療。地處高原腹地的患者,可以享受到千里之外醫療專(zhuān)家的醫療服務(wù)。

如今的扎巴術(shù)后已經(jīng)可以做一些簡(jiǎn)單的體力活動(dòng),并且享受著(zhù)定期家庭醫生的上門(mén)問(wèn)診服務(wù)。打通了醫療服務(wù)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果洛,“就醫難”已經(jīng)成為過(guò)去式,醫療服務(wù)已經(jīng)從曾經(jīng)的去尋醫,轉為了現在的門(mén)前就醫,醫療服務(wù)正不斷地滿(mǎn)足著(zhù)牧民群眾的就醫需求,健康水平和幸福指數不斷攀升。

編輯 : 加毛吉